神秘的完美比例 – 瑪雅金字塔 Chichen Itza

美洲的三大古文明分別為印加、瑪雅和阿茲特克帝國。幾周前剛走完辛苦的4天3夜印加古道,內心還沉醉在那些矗立在險峻山勢中的印加遺跡,今天抵達墨西哥東南邊的Yucatan半島,又立刻著迷於神秘的馬雅文明 (Maya),好險這趟旅行沒有要拜訪阿茲特克遺跡,不然我的心要被分成三辦啦!

興起於中美洲 (瓜地馬拉、宏都拉斯、貝里斯、薩爾瓦多) 的馬雅叢林文明,分為前古典期、古典期和後古典期三個主要歷史時期,最早在將近公元前3000年就開始的文明,不論在天文、藝術、曆法和數學等都有極高的發展,就連現代的科學家都還無法完全解密,甚至很多人還是深信馬雅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瑪雅的版圖擴張到墨西哥東南部之後,在此建立了幾個重要的城市,我們今天參觀的 Chichen Itza 分別在7世紀和11世紀達到巔峰,後期因為阿茲特克 (Aztecs) 和托爾特克 (Toltecs) 從中部和北部來到這裡和馬雅人共同生活,也因此 Chichen Itza 後古典時期的建築呈現混搭的風格。

Chichen Itza 的意思是 Itza 城市的水井口,這個區域因為有很多充足水源的大溶井 (cenote) 而吸引馬雅人在此建立城邦,現在還有兩個井保存在遺跡地點中讓我們參觀,其中一個是當時的飲水來源,另一個則是用來祭拜的井,據說過去他們會將珠寶甚至是活人投入井中獻祭給神明,之後的美國人Edward Thompson 在此研究馬雅文化時冒險潛入溶井中找出了好多骨頭和珠寶,導遊還把當時的照片證據給我們看,實在超驚人,但後來美國人把這些珍貴的挖掘全都帶走,還因此被墨西哥政府告,可惜最後這些考古證據都失去了蹤跡。

P1160366 (複製)

作為水源地使用的溶井 Cenote 1

P1160380 (複製)

獻祭之井 Cenote 2

馬雅人相信三個世界,上層、中層和底層,下面這棵棉花樹被他們視為神聖之樹,因為樹枝向上可通至上層世界,而樹幹連到樹根則可以通往底層世界。馬雅的宗教信仰中,最重要的神是 Kukulkan (牠的形象是人蛇和鳥的綜合),這也是為什麼這些金字塔和建築的邊緣處處可見蛇身和蛇頭,太陽神則是他們另外一個重要的神,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神,像是風神、月神、玉米神等等,這樣信奉大自然和太陽的文明,和遠在南美洲庫斯科的印加文明竟有異曲同工之妙,實在是不可思議。

P1160321 (複製)

馬雅人的聖木 – 棉花樹

Continue reading

在瓜地馬拉揭開巧克力的秘密、享用瑪雅人神秘的熱可可配方

你知道白巧克力其實不算巧克力嗎? 你知道可可豆的發源地其實不在中美洲嗎? 你知道可可樹的果實長怎麼樣嗎? 你想知道瑪雅人的古老巧克力食譜嗎? 參加完瓜地馬拉超棒的可可之旅後就讓我來為大家解答巧克力的秘密吧!

P1130332 (複製).JPG

因為對巧克力的好奇, 這次在瓜地馬拉的安提瓜報名了評價很好的 chocolate tour, 同行的還有另外三個美國人。幽默的導遊一開始先問我們對巧克力有什麼了解? 大家搖搖頭, 只心虛地說喜歡吃巧克力… 好吧! 只好從頭仔細講起。大部分人都稱可可為 Coco, 其實是錯的, 真正名字叫做 Cacao! 可可樹的果實直接吊在樹枝上, 有點像木瓜, 非常堅硬, 導遊請其中一位美國人用木槌大力敲打一圈, 才成功剖開, 讓我們看到充滿白色果肉的內部, 第一次認識可可果實好新奇, 一顆一顆的果肉竟有點像釋迦, 一點都跟可可連結不上關係。

可可樹因為需要高溫潮濕, 因此只能生長在赤道周圍 (南北緯 20度之間), 很多人都說可可樹是在中美洲被發現的, 但其實真正最早的可可樹其實是在南美洲喔, 但當時當地人不知道如何使用這個果實, 一直到可可樹傳到中美洲之後, 才被瑪雅人發現了可可的秘密, 開始使用它的果實。

不過現在全世界生產可可的主要國家並不在中南美洲, 而是非洲喔! 生產量前三名的國家分別是象牙海岸 (35.1%), 迦納 (21.8%), 和印尼 (12.5%)。至於巧克力吃最多的國家則不意外的分布在歐洲, 尤其以瑞士, 英國和愛爾蘭最多。

P1130335 (複製).JPG

像木瓜的可可果實

P1130337 (複製).JPG

用力擊破可可果實

Continue reading

哥倫比亞咖啡原產地的奧秘 – 你所不能錯過的咖啡園秘境之旅

p1130267-%e8%a4%87%e8%a3%bd

很喜歡喝咖啡的我們竟然一直到現在才正式參加 coffee tour, 而且第一次就選在全世界咖啡產地第三名的哥倫比亞。一早九點在中部 Salento 這個小鎮最有名的咖啡莊園 Finca el Ocaso 準時報到第一場英文導覽, 和我們同場次的還有幾個德國人和一個荷蘭人。

全世界咖啡產地排名前三名的國家分別是: 巴西、越南和哥倫比亞, 品種則有三種, 阿拉比卡 Arabica (佔世界產量70%左右), 羅布斯塔 Robusta 以及賴比瑞亞 Liberica, 哥倫比亞種植的是 Arabica, 這個品種只能生長在固定的海拔之間, 正好哥倫比亞中部的咖啡區就提供最適宜的環境。

導遊發給我們一人一個籃子綁在腰上, 要我們在5分鐘內進入咖啡種植區採收成熟的果實, 越多越好。大部分咖啡樹的果實還呈現不熟的綠色, 我們得花點心思搜尋紅色的成熟果子, 至於品質更好的黃色果子就更少更難找了, 最後我們只找到紅色的, 還是靠導遊的提示才採收到幾顆黃果子。

p1130274-%e8%a4%87%e8%a3%bd

Arabica 咖啡樹

p1130279-%e8%a4%87%e8%a3%bd

紅綠相間的果子, 紅色才是成熟可採收的

p1130280-%e8%a4%87%e8%a3%bd

珍貴的黃色果子

p1130277-%e8%a4%87%e8%a3%bd

採收大王 Mr Smile

p1130281-%e8%a4%87%e8%a3%bd

我的成果.. 導遊說他不會雇用我 XD

p1130284-%e8%a4%87%e8%a3%bd

偶爾幾株較高的品種, 還得靠梯子才能採收

Continue reading

在美麗的世界遺產山城昆卡 (Cuenca) 漫遊

昆卡 (Cuenca) – 海拔2500m的厄瓜多第三大城, 因為擁有美麗的西班牙殖民建築而被列入世界遺產, 這裡是我們的厄瓜多第一站。市區有許多美麗的教堂和房子, 漂亮的陽台和窗戶使得它成為著名的殖民城市之一, 不同於色彩繽紛的哥倫比亞 Cartagena, 這裡的色彩不多, 但多了內斂和穩重。

我們在昆卡沒有特別的行程, 就是在市區裡隨意亂逛。全年均溫 14 – 18 度走起來特別舒服, 從 hostel 走出來很快的來到主要廣場 Abdon Calderon Park, 廣場兩邊各有兩個顯著的美麗建築 – 舊教堂和新教堂。不管在哪個國家, 只要我們走累了, 或是想要拿手機出來查資料、看地圖, 就會走進教堂裡休息一會兒, 順便享受寧靜的氣氛。

p1140521-%e8%a4%87%e8%a3%bd

舊教堂  Iglesia de El Sagrario 現在是博物館

p1140522-%e8%a4%87%e8%a3%bd

新教堂正面

p1140595-%e8%a4%87%e8%a3%bd

新教堂背面以及著名的藍色圓頂

p1140518-%e8%a4%87%e8%a3%bd

美麗的殖民建築 Court of Justice, 以前是大學

走幾步路發現迎面走來好多人手上都拿著花, 原來是花市就在前面, 剛好今天是情人節, 好多人在買花, 路上也不乏賣巧克力和愛心氣球的人, 真是熱鬧! 繼續走下去發現了一個觀景台, 可以遠眺整個昆卡市容, 這個城市還真是大啊! 下面用更多照片跟大家分享。

P1140597 (複製).JPG

花市

p1140634-%e8%a4%87%e8%a3%bd

觀景台附近 La Condamine Street

p1140640-%e8%a4%87%e8%a3%bd

遠眺市容

p1140508-%e8%a4%87%e8%a3%bd

又見殖民建築

p1140526-%e8%a4%87%e8%a3%bd

美麗的市政廳

Continue reading

Ingapirca – 在厄瓜多初識印加遺跡

Ingapirca 是厄瓜多最大的印加遺跡, 位在 Cañar 省, 距離南部的第三大城昆卡 Cuenca 約2.5 小時車程, 我們待在昆卡總共3個整天, 撥了其中一天來這裡參觀。一路上是一片又一片的綠色山丘, 不時點綴著幾間房子、乳牛和綿羊,以及在玉米田工作的居民。老舊的公車緩慢爬升到海拔3000 m, 排氣管定時的發出砰砰的爆裂聲, 當地居民陸續在半路下車, 最後一站來到這個遺跡旁的小村落, 車上幾乎只剩下我們這些外國遊客們, 下車後往上爬一段距離才到遊客中心, 路上沒看到幾個人影讓我有點擔心待會兒午餐的著落。櫃檯的年輕小姐用西班牙文說: “門票一人2美金, 你們要英文還是西班牙語導遊?” 我們還以為聽錯了, 2塊美金竟然包含門票和導遊!

p1140744-%e8%a4%87%e8%a3%bdp1140772-%e8%a4%87%e8%a3%bd

天空下起了毛毛雨, 我們帶上帽子開始了這趟歷史之旅。今天的英文導遊 Angel 是一個矮小帶著巴拿馬帽的中年男子, 操著一口比預期中流利的英文。還沒開始介紹遺跡, 倒是先帶我們到一棵植物下, 告訴我們這個厄瓜多到處可見的美麗花朵所擁有的致命果實。一些當地的惡人會採下果實, 將裡面的花粉做成白色的粉末, 任何人的手指只要輕輕一碰, 就會立即失去意識。導遊的一個朋友就在幾周前遇上了這可怕的粉末, 就在他剛提完錢準備去買車時, 遇上一個陌生人拿著一個紙條問路, 朋友才剛碰這個紙條, 下一秒就已經躺在醫院, 錢也不翼而飛。

P1140713 (複製).JPG

這個區域一開始是厄瓜多當地的原住民種族之一 Cañari 的生活所在地, 直到印加帝國的版圖從祕魯擴張到這裡, 當時印加人無法征服 Cañari, 就決定和他們共同生活, 也因此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兩種文化的建築遺跡。在前半段的範圍內看到的地基都是 Cañari 的建築方式, 他們用的石頭和印加人用的黑色火山石不一樣, 咖啡色的石頭, 和泥土、植物、水混合的石牆是這裡殘存最多的遺跡樣貌。來自各地的學者還建了一個當時房屋的復原狀態, 讓我們多一點過去社會型態的想像。Ingapirca 其實是印加石牆的意思, 除了擁有特權的十幾隻駱馬 llama 可以肆意的在石牆間跳躍吃草, 現在這些受到保護的遺跡必須在導遊的帶領下才可以參觀。

p1140717-%e8%a4%87%e8%a3%bd

房屋復原圖

p1140719-%e8%a4%87%e8%a3%bd

屋頂的材料是由這個植物來的喔

p1140721-%e8%a4%87%e8%a3%bd

Continue reading

阿根廷之奇特七現象

或許因為阿根廷是我們第一個探訪的南美洲國家,所以什麼都覺得新奇,新奇到我決定寫一篇文章分享這些奇聞軼事。當然,旅行的時候我們都必須帶著寬廣無偏見的心胸,才能同時享受驚喜、卻又不大驚小怪。

現象1: ATM 提款機永遠大排長龍

P1120399 (複製).JPG

很可惜我沒有拍到ATM外面排了20幾個人的照片,只能用這張跟大家分享。從我們踏進阿根廷土地的那一刻開始,就常常看到ATM外面驚人的人潮,隨便就是20幾人排到外面的街上,好像台灣排隊吃冰淇淋的盛況。我們一直搞不懂原因,直到後來和Mendoza的民宿老闆聊天才知道,原來政府有限制民眾提款的金額,是一個少得可憐的每日額度,所以逼得當地人不得不每天去提錢,實在是超沒效率的規定啊!

Continue reading

Puntas Arenas – 短暫卻難捨的智利第一印象

告別阿根廷,我們從烏蘇懷亞坐巴士前往同在巴塔哥尼亞的智利南部小鎮 Puntas Arenas,這個預計10小時的路程開了12個小時才抵達目的地。其實從地圖上看這兩個地方的距離並不遠,但因為破碎的地形,我們得先往北開四小時抵達邊境,過了海關再開三個小時到碼頭,接著坐半小時的船,最後開兩個小時左右抵達市區。

Puntas Arenas 是麥哲倫海峽西邊最重要的城市,從麥哲倫發現這個海峽之後,這裡就是貫穿大西洋和太平洋最重要的航線,直到巴拿馬運河的落成,這裡才漸漸沒落。

puntas.jpg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過海關的時候我才了解原來得花4小時排隊… 在阿根廷出境時還算順利,我們排在一輛大巴士和幾個重型機車騎士之後,多虧了過去的前輩,現在海關都已經認得台灣這個特別的簽證紙。之後開一小段顛波路段抵達智利海關,小小簡陋的辦公室裡竟然只有一個海關人員,我們還看到比我們早一小時出發的朋友正在門外排隊,由此可見這效率有多慢,好不容易蓋了章拿到入境單,之後檢查行李,派狗狗聞車裡的行李,終於可以出發了! 從抵達阿根廷海關到蓋完智利入境章一共花了將近4小時,實在是太痛苦的經驗了! 之後開三小時車到碼頭等坐船,第一次跟巴士一起坐船,乘客都坐在一個小房間裡,大家餓得蜂擁至唯一的船上cafe買咖啡和熱狗,但我們因為不夠錢只能吞口水,但浪花好高,後來覺得暈船也沒胃口了。半小時的航行之後又回到車上,終於到了最後一段2小時往市區的路。這一整天我們只吃司機發的和自己帶的餅乾,實在餓得受不了,但是到達 Puntas Arenas 時已經有點晚了,我們只能隨便買點東西就前往我目前旅行最愛的airbnb家。

img_8052-%e8%a4%87%e8%a3%bdimg_8054-%e8%a4%87%e8%a3%bdimg_8056-%e8%a4%87%e8%a3%bd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