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看盡耶路撒冷三千年愛恨情仇

抵達以色列的 Tel Aviv,人生第一次看到這麼多戴著黑禮帽,留著兩邊捲毛長鬢角的猶太人,覺得好新奇,我一路東張西望的走到護照檢查區,大家擁擠的在海關排隊,人多到看不出來到底有幾排隊伍,排在我們前面的媽媽抱著小孩焦躁的等待,不時傳來嬰兒的哭鬧聲,隔壁一個美國人憤怒的抱怨:”真沒看過這種沒有老弱婦孺優先的排隊區!! 如果是我帶小孩一定瘋掉!!” 在戰爭隨時一觸即發的中東,海關仔細地詢問每個人來以色列的目的,輪到我們時,海關面無表情的問著同樣的問題,一面翻閱我們蓋了很多章的護照,伊朗的簽證雖然被貼在後面幾頁,但果然還是被發現了,他變臉的問:”為什麼去伊朗?” “去幾天?” 回答一輪之後,Mr. Smile的護照被收走,我們依照指令走到指定區域,一個女海關凶神惡煞的叫我們等著,一眼望去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都坐在裡面發呆,幾個海關不時過來叫名字進去面談,或是詢問爸爸的名字,不久一個美國人不耐煩的問女海關到底還要等多久,沒想到她兇惡的回說:”要不然你打給大使館啊!” 所以我們等了一個多小時絲毫不敢不耐煩,最後終於輪到Mr. Smile,好險面談海關人不錯,就是問了一堆去伊朗的目的、行程、有沒有伊朗人說了什麼等等,最後總算拿到護照可以入境! 此時大廳廣播說計程車罷工中,要做接駁車請到xx號門。我們走到機場外搭乘小巴直奔耶路撒冷,目睹一個計程車司機偷偷載了幾個遊客,馬上被其他罷工的司機圍住,噓聲不斷、又是敲打又是打開後車廂,直到警察前來制止才停止。

以色列給我的第一印象: 有點混亂、有點肅殺。

周五抵達剛好遇上以色列的安息日 (Shabbat),從周五晚上到周六晚上全部商店餐廳關門、大眾交通工具停駛,不僅沒東西吃,也因此我們得搭昂貴的小巴而不能搭便宜的巴士。一路上街道真的非常寧靜,幾乎沒看到幾個人,好險 hostel 當天特別提供晚餐,我們才免於餓肚子。

Continue reading

Toledo 迷人的托雷多古城

在 Tajo River 山上的古城托雷多是個有名的觀光勝地,來這裡之前我沒有特別的研究,只覺得名字聽起來好像是很多騎士居住的地方,果然這裡以精美的刀劍類武器聞名。從安達魯西亞一路坐車過來,馬路很平穩,至於風景就只有無數的橄欖樹和少數的葡萄園,終於相信西班牙生產多少橄欖油了!! 越往北邊看到越多城堡,當看到托雷多的那一刻有種好古老又神秘的感覺,好一個咖啡色的山城。

這裡在羅馬人、西哥德人、摩爾人和阿方索六世等不同文化的統治時代都一直保持著它重要的地位,也因此在狹小的巷弄中,隨便走就能看到基督教堂、猶太教堂或是清真寺,可說是活生生的宗教博物館。經過兩天的閒晃,我發現城內並不大,走在小巷弄裡很好玩,還得像偵探一樣搜尋景點,因為很多古蹟就藏在巷弄裡,很容易錯過,找著找著最後卻發現就在身旁,正因為這樣,很多景點也沒辦法照到全景,只能抬頭仰望。和南部熱情的安達魯西亞區不同,這裡少了橘子香、吉他聲、在餐廳外面吵雜吃著 tapas 的人群,似乎顯得稍微嚴肅和寧靜了些,不過少了狗糞的街道倒是讓我很開心!

我們由 Puerta de Bisagra 這個壯觀大門旁邊的路進入城內,這是城裡主要也是最有名的城門,它在1559年重新修建,門上有托雷多的徽章: 黑色的雙頭皇家老鷹帶著盾牌,盾牌上是城堡、獅子以及紅番石榴的圖樣,兩旁則有海格利斯之柱。

P1110680 (複製).JPG

P1110607 (複製).JPG

進入城門後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 Iglesia Santiago del Arrabal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