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宗教實踐在日常 – 緬甸曼德勒

選在11月底氣溫沒那麼高的時候去了一趟緬甸,在網路上找了一個英文不大通、但很靦腆的司機來接送我們,出境後就看到他對我們大大的微笑,露出不整齊的黑牙。在曼德勒機場換了些錢,開車直奔郊區山上參觀兩個佛塔,第一間佛塔拍照要收費,我們就沒照相了,四面都有佛像,佛像的背後是許多的電子燈,像花車一樣,非常有趣。只要進入佛塔範圍,就得脫鞋,不僅是室內,佛塔的室外也不能穿鞋,赤腳走在又燙又充滿灰塵的水泥和石子地板還真有點不習慣,有時還伴著狗黃金呢!第二間佛塔是Umin Thonze pagoda,外觀金碧輝煌,在大太陽下眼睛都有點睜不開,室內有非常多的佛像。參觀完佛塔,司機總是遞給我們濕紙巾讓我們擦擦黑漆的腳板,真是貼心。

img_7312

參觀完兩個佛塔就趕忙開到烏本橋 (U Bin Bridge) 等日落,太陽雖然還高掛著,但已經有許多人在小船上卡位等待了。司機幫我們安排了一個小船,我們就在船上拍照等日落,烏本橋據說是由1千多個柚木所建成,連結了湖岸兩邊的交通,這樣傳統的建法,走在沒有欄杆的橋上還真是讓人有點緊張。

img_7370img_7375

Continue reading

兩天看盡耶路撒冷三千年愛恨情仇

抵達以色列的 Tel Aviv,人生第一次看到這麼多戴著黑禮帽,留著兩邊捲毛長鬢角的猶太人,覺得好新奇,我一路東張西望的走到護照檢查區,大家擁擠的在海關排隊,人多到看不出來到底有幾排隊伍,排在我們前面的媽媽抱著小孩焦躁的等待,不時傳來嬰兒的哭鬧聲,隔壁一個美國人憤怒的抱怨:”真沒看過這種沒有老弱婦孺優先的排隊區!! 如果是我帶小孩一定瘋掉!!” 在戰爭隨時一觸即發的中東,海關仔細地詢問每個人來以色列的目的,輪到我們時,海關面無表情的問著同樣的問題,一面翻閱我們蓋了很多章的護照,伊朗的簽證雖然被貼在後面幾頁,但果然還是被發現了,他變臉的問:”為什麼去伊朗?” “去幾天?” 回答一輪之後,Mr. Smile的護照被收走,我們依照指令走到指定區域,一個女海關凶神惡煞的叫我們等著,一眼望去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們都坐在裡面發呆,幾個海關不時過來叫名字進去面談,或是詢問爸爸的名字,不久一個美國人不耐煩的問女海關到底還要等多久,沒想到她兇惡的回說:”要不然你打給大使館啊!” 所以我們等了一個多小時絲毫不敢不耐煩,最後終於輪到Mr. Smile,好險面談海關人不錯,就是問了一堆去伊朗的目的、行程、有沒有伊朗人說了什麼等等,最後總算拿到護照可以入境! 此時大廳廣播說計程車罷工中,要做接駁車請到xx號門。我們走到機場外搭乘小巴直奔耶路撒冷,目睹一個計程車司機偷偷載了幾個遊客,馬上被其他罷工的司機圍住,噓聲不斷、又是敲打又是打開後車廂,直到警察前來制止才停止。

以色列給我的第一印象: 有點混亂、有點肅殺。

周五抵達剛好遇上以色列的安息日 (Shabbat),從周五晚上到周六晚上全部商店餐廳關門、大眾交通工具停駛,不僅沒東西吃,也因此我們得搭昂貴的小巴而不能搭便宜的巴士。一路上街道真的非常寧靜,幾乎沒看到幾個人,好險 hostel 當天特別提供晚餐,我們才免於餓肚子。

Continue reading